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 13632355031

法律咨询:136 3235 5031
< >

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李修蛟律师:场外配资的代价很大

分享到:
点击次数:176 更新时间:2022年07月05日14:37:08 打印此页 关闭

广州刑事律师

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李修蛟律师:场外配资的代价很大

作者:杨希  文章来源:21财经

 

近年来,证监会支持配合公安、司法机关查处判决了一批场外配资案件,68日,证监会发布8个典型案例予以曝光。

从类型看, 8个典型案例分别涉及出借账户模式的场外配资、系统分仓模式的场外配资、虚拟盘诈骗模式的场外配资、期货场外配资等,还有技术提供商和营销推广服务方被判刑。

证监会表示,场外配资游离于监管之外,高杠杆属性放大市场波动,扰乱资本市场正常秩序,证监会坚决予以打击。

证监会郑重提醒广大投资者,场外配资是违法活动,参与场外配资可能会血本无归。广大投资者一定要提高防范意识,通过合法渠道参与股票、期货交易,远离场外配资,保护自身财产安全。

 

曝光4类场外配资

此次证监会曝光的8个典型案例中的前4个,共涉及4类场外配资模式:出借账户、系统分仓、虚拟盘诈骗和期货场外配资。

 

"出借账户"模式的场外配资

201910月起,吴某经营广东益升信息技术咨询有限公司(简称益升公司),研发益升网平台,利用证券公司客户的账户为炒股客户提供配资服务。炒股客户登录益升网注册为会员,将“保证金”转入益升公司指定银行账户,益升公司为炒股客户提供“保证金”金额110倍的配资资金,并按照“按天策略、免息策略、按月策略”的计算方式收取炒股客户的配资利息、交易手续费,从中牟取利益。从201911月至20203月,益升公司共收取炒股客户以“保证金”名义投入的资金约3811万元。

法院认为,吴某违反国家规定,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据此,判决吴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十万元。

 

"系统分仓"模式的场外配资

201810月起,林某作为福建万千恒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万千恒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江某、赖某、杜某作为各业务部总监,利用“涨股宝APP”为客户提供股票交易账户(系子账户)。客户在“涨股宝APP”里的子账户上操作股票交易,万千恒业公司在券商开设的母账户实时同步在证券交易所进行交易。同时,万千恒业公司为客户提供本金38倍杠杆的配资资金,并按配资额收取利息。万千恒业公司通过赚取利息差和交易佣金差获利。

法院认为,林某、赖某、江某、杜某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均构成非法经营罪。林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赖某、杜某、江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据此,判决林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一百三十八万元;赖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十六万元;杜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十四万元;江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九万元。

 

"虚拟盘诈骗"模式的场外配资

20204月,王某通过互联网购买并建立“吉吉策略”虚假股票配资平台,并成立上海红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王某以配资买卖股票可获高额回报为诱惑,诱骗他人向其公司账户入金进行股票投资,但被害人投入的资金并未进入真正的证券交易所,王某以此骗取被害人的投资款。20206月至8月,被害人向“吉吉策略”共计入金134.5万元,出金32.8万元,亏损101.6万元。

法院认为,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被害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应予处罚。据此,判决王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十万元。一审判决作出后,王某提出上诉,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期货"场外配资

20183月,邱某成立南昌氧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邱某在未取得经营期货业务许可情况下,将美尔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客户董某的期货账户作为主账户,并租用“知富通”分仓软件将董某的主账户分为多个子账户。邱某通过网站宣传等方式拉拢客户,为客户配资,使得客户在少量入金且不具备期货交易资格的情况下,通过子账户从事期货交易。邱某则通过收取高额手续费、赚取利差等方式获利。20201月至8月,南昌氧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客户入金2698.124万元,手续费利润为430.3万元。

法院认为,邱某违反国家规定,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期货业务,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据此,判决邱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一百一十万元。

 

技术提供商、营销推广服务方被判刑

此次曝光的8个案例中,有4例为技术提供商和营销推广服务方被判刑。

 

技术提供商被刑事判决(一):制作仿冒的“同花顺”炒股软件

20202月,刘某在明知他人可能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的情况下,组织李某、严某制作仿冒的“同花顺”炒股软件,并以3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他人。20203月至5月,刘某、李某、严某在明知市场上有正版同花顺炒股软件,“同花顺”软件系仿冒,同时在软件运行、日常维护、沟通过程中应能认识到该软件被他人用于实施犯罪的情况下,仍然为该软件的运行提供维护、技术支持,为他人利用该软件实施网络犯罪提供条件。犯罪活动中,刘某负责接单、销售,李某负责物料准备(帮助联系租赁服务器、短信平台、介绍第三方公司打包APP),严某负责平台运行的技术支持。20204月至5月,多名被害人受他人诱导下载并使用上述仿冒“同花顺”软件进行配资炒股,资金损失达390余万元。

法院认为,刘某、李某、严某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犯罪,为其犯罪提供程序、技术支持,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据此,判决刘某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五万元;李某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缓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四万元;严某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缓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四万元。

 

技术提供商被刑事判决(二):开发并销售证券交易分仓软件

卫某使用受赠的同花顺软件及购买的通达信接口通道,开发并销售证券交易分仓软件“云服管家”,按照每日交易量的约万分之一或者一次性买断的方式向购买者收取费用。201810月至20194月,卫某通过“云服管家”软件为他人提供证券交易业务至少634人次,非法获利74.19万元。20183月至201910月,卫某、刘某、韩某使用“云服管家”软件,非法为配资客户提供开立虚拟子账户、委托交易、查询、结算等证券业务,并为配资客户提供保证金710倍的资金。经营过程中,“云服管家”软件共为482人提供服务,经营额为3.63亿元,获利额为606万元。

法院认为,卫某违反国家规定,提供专门用于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卫某、刘某、韩某违反国家规定,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且系共同犯罪。对卫某应依法数罪并罚。据此,判决卫某犯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十万元;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一千二百万元;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千二百一十万元。刘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八万元。韩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十五万元。

 

营销推广服务方被刑事判决(一):购买公民个人手机号码进行推销

法院认为,郑某违反国家有关规定,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据此,判决郑某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二万元。

 

营销推广服务方被刑事判决(二):为不具资质的平台招徕客户

尹某以大顺公司的名义与李某(已另案处理)等人控制的融鑫汇公司的合作方重庆互泽科技有限公司签订软件推广合作协议,在明知融鑫汇公司不具有经营证券业务资质的情况下,为其交易平台“撮合网”“撮合宝APP”进行推广招徕客户,并按照“(客户手续费+利息+递延费-券商手续费-资方成本)%-入金通道费”方式收取佣金。截至20199月,尹某共实际收取返佣671万元。

法院认为,尹某伙同他人,违法国家规定,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尹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对其从轻处罚。据此,判决尹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百六十万元;撤销其前罪被判处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二万元的缓刑部分,合并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三百六十二万元。

 

律师提醒:广大投资者应当远离场外配资

在刑事、证券领域颇有建树的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修蛟律师认为,对于投资者来说,首先要明白,只有经审批的证券公司才能依法开展融资活动。场外配资规避监管部门对融资融券业务中资金来源、投资标的、杠杆比例等诸多方面的限制,对市场存在破坏作用。场外配资的不法操作中,用资人往往需使用配资方指定的账户,而新《证券法》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违反规定,出借自己的证券账户或者借用他人的证券账户从事证券交易。 在司法实践中,法院依法认定场外配资合同为无效,对用资人以其因使用配资导致投资损失为由请求配资方予以赔偿的,法院亦不会支持。

李修蛟律师提醒说, 场外配资本质上是民间借贷关系,用资成本非常高,相当于高利贷,投资者在股票投资失败时会损失惨重。而场外配资人除了通过高利贷形式获得非法收益之外,正如此次证监会公布的《场外配资典型案例》一样,不少人还可能实施诈骗、操纵证券市场、洗钱等犯罪活动,投资者牵连其中,除了财产损失之外,还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广大投资者应当远离场外配资,以免遭受财产损失。

作者:杨希,来源于:21世纪经济报道

广州刑事律师(宽).jpg